兔子手機:新疆農民的“新農具”

  • 作者:張曉龍 張嘯誠
  • 分享到:
  • 0
  • 和田農民布再拉普罕·努爾麥麥提給自家養殖的兔子喂食(10月16日攝)。□新華社記者張嘯誠攝

    盾形的鐵頭,修長的木柄,組成南疆農民使用率最高的農具——坎土曼。不過,對和田農民布再拉普罕·努爾麥麥提來說,“兔子手機”是一把比坎土曼更好用的農具。

    布再拉普罕伸出右臂,舉著一部屏幕有5.5英寸大小的黑色智能手機,“這就是‘兔子手機’。”

    僅僅從外形來看,這部手機和市面常見的手機并無二致。“但這里有很多關于兔子養殖的知識。”布再拉普罕用食指點開一個名叫“信息田園”的軟件,選中幾個選項后,屏幕上出現了豎屏拍攝的視頻,畫面中的人正講解如何快速檢查母兔是否懷孕,視頻時長約2分鐘,配有維吾爾語解說。

    布再拉普罕用大拇指對著屏幕向上一滑,另一個關于兔子的視頻又出現了,“像抖音一樣,很好操作!”39歲的她同樣愛“刷”抖音。

    上個月,布再拉普罕家50多只種兔產下46只仔兔,在幾乎家家養兔的喀薩夏合勒克村,這個生產率不算高。

    一年前,布再拉普罕還不會養兔。“南疆沒有養兔的傳統,農民大多在幾畝薄田上種植玉米或者小麥等糧食,產量很低,只夠吃飯。”負責扶貧工作的村干部艾克熱木江·阿力木江說,他們所在的和田一帶是我國貧困程度最深的地區之一。

    去年,當地政府從四川省引入多家兔養殖企業。一家名為天將實業的兔養殖企業在布再拉普罕的家鄉和田地區墨玉縣設廠,采用“企業+基地+合作社+農戶”的方式,鼓勵當地百姓養殖皮肉兼用的獺兔。

    “我們免費向每戶農民發放種兔55只,其中公兔5只、母兔50只。母兔每年可以生6到8胎,等仔兔出生后,農民們花40天時間,把它養成商品兔(體重達到1.5公斤以上),我們再進行回收,統一育肥后,出售兔皮與兔肉。”天將實業的董事長熊高忠說,僅在墨玉縣,就有7個鄉鎮的2400戶農民加入了兔養殖隊伍。

    由于政府補貼修建兔舍,企業無償提供飼料、防疫和技術指導,農民除了付出體力勞動外,成本主要是水和電,折算下來,養殖一只商品兔可以賺7.5元,一年可以通過養兔收入1.5萬元左右。

    這一新的扶貧模式看似天衣無縫,但也面臨不少問題。

    令天將實業技術員賴平意想不到的是,由于養殖戶數量多、居住分散,加上一些農民普通話不好,他們從四川來到新疆的20名技術員每天疲于奔波,仍難以解決農民在養殖過程中面臨的大量問題。

    這時,我國蓬勃發展的信息通信業為脫貧貢獻了一記助攻。6個月前,三大運營商之一的中國電信提出一種方案:利用信息技術,免去技術員與養殖戶間“以一對多”的麻煩。

    負責這一項目的中國電信和田分公司工作人員鄭鈞容說:“我們與養殖、種植企業合作,開發了‘信息田園’,把技術人員的講解拍攝成視頻,放到軟件中。有的貧困戶沒錢購買智能手機,我們就向他們免費提供了搭載著‘信息田園’的手機。”

    鄭鈞容介紹,這種手機的官方名稱是“新農具”,它的作用和坎土曼一樣,幫助農民生產,“根據用途,你也可以叫它‘大棗手機’‘鴿子手機’等等。”

    布再拉普罕每天都會花很多時間翻看“兔子手機”,“我家兔子產量少,因為我總是摸不出來母兔到底懷上小寶寶沒有。現在,一有時間就點開看。”

    對高效的兔養殖戶,他們的年收入已穩步達到預期,有的甚至接近2萬元/年。

    村干部艾克熱木江說,按照這個節奏,農民進一步擴大養殖規模后,脫貧無憂,還有望致富。

    不過,這些養兔高手也對手中的“新農具”提出了更高要求:教學視頻能否更多一些、更新更快一些、分類更簡潔一些……

    鄭鈞容坦言,農民能提出問題,證明新農具手機發揮了作用,“這是甜蜜的煩惱。”

    截至今年10月,中國電信已聯合地方政府、相關企業向和田地區的貧困戶免費發放“新農具”手機約6200部。根據中國電信的計劃,未來將邀請政府相關的職能部門、大學里的“洋專家”、鄉鎮里的“土專家”,一起加入“新農具”手機的內容建設中。

    (新華社烏魯木齊10月25日電)


  • 分享到:
  • 0
  •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65120170002 |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AVSP3110470號
    新公網安備 65010302000965號 | 新ICP備05001646號
    新疆日報社主辦
    新疆日報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11选五5开奖果吉林